最新公告更多
联系我们

律师:曹新亚

电话(微信):13952626112

邮箱:65540480@qq.com

单位:江苏法舟(靖江)律师事务所

地址:江苏省靖江市人民中路68号国贸中心17楼C座 

首页  »  合同法务

劳动者签订自愿放弃缴纳社保的声明后,以单位未缴纳社保为由主张经济补偿金能否得到支持?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7-2-28 17:39:01 浏览量:
劳动者签订自愿放弃缴纳社保的声明后,以单位未缴纳社保为由主张经济补偿金能否得到支持?


一、案情简介:
李某于2015年4月22日到某(福建)股份有限公司处上班,从事木板封边工作。2015年5月4日,李某在该公司生产车间上班清洁电锯时,右手不慎被电锯锯伤,被送往海福手外科医院住院治疗。经医院诊断为:右示、中指电锯伤:1、右示中指伸肌腱断裂2、右示指掌指关节囊破损3、右示指近骨节皮质缺损4、右示中指神经血管断裂。2015年9月21日,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榕仓人社险(决)字[2015]04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李某受到的事故伤害为工伤。2015年11月26日,经福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作出榕劳鉴[2015]第2142号《劳动能力鉴定书》,李某的伤情定为十级伤残。李某的停工留薪期自2015年5月4日至2015年8月4日止。李某在入职该公司时签有《员工自愿放弃缴纳社会保险的声明》,该申明的主要内容是:李某自愿放弃缴纳社医保,且已知悉公司向其发放的工资包含了用人单位应承担的社医保部分,本人承诺不再向公司提出任何与社医保有关的一切主张。2016年2月1日,李某以公司不为其缴纳社会保险为由作出《解除劳动关系申请书》,要求解除劳动关系,同时主张公司应当向其支付解除劳动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3500元。
二、案件评析:
针对李某自愿放弃缴纳社保的声明的效力问题,目前在法律实务中的观点比较统一:李某在入职该公司时签有《员工自愿放弃缴纳社会保险的声明》是无效的。主要理由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不仅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也是劳动者的法定义务。双方均没有选择不缴纳社会保险的权利。对于劳动者的权利,劳动者可以放弃,但是对于法定义务就不可以放弃。李某在入职该公司时签的《员工自愿放弃缴纳社会保险的声明》,这样的免责条款由于违反了上述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因而是无效的。
针对之后李某以单位未缴纳社会保险费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并主张经济补偿金能否得到支持?目前实务中存在两种观点。
有一种观点认为,李某主张的经济补偿金能得到支持。主要理由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第四十六条第一项规定,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某(福建)股份有限公司作为用人单位,为其员工李某缴纳社会保险系法定义务,不能以李某签订《员工自愿放弃缴纳社会保险的声明》而免责,况且该声明在法律上是无效的,其自始自终无效。所以李某以单位未缴纳社会保险费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并主张经济补偿金,依法应当得到支持。
第二种观点认为,李某主张的经济补偿金不能得到支持。主要理由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之规定,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劳动者以此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其立法的目的是为了惩戒用人单位在用工过程中因用人单位的原因没有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行为,即未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归责于用人单位。只有在这种情形下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的才应该支付经济补偿金,这样才符合上述法律的立法宗旨。也就是说用人单位存在有悖诚信的情况,拒绝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的,才属于立法所要规制的对象。本案中李某在入职是签订《员工自愿放弃缴纳社会保险的声明》,该声明是李某自愿放弃的,其在作出该行为时并未受到他人的胁迫或者欺诈等因素的影响,属于李某的真实意思表示。按照民事法律诚实信用原则对双方行为的约束力,在此情况下,虽然该声明因为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而归于无效,但李某以单位不缴纳社会保险费为由主张被迫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并要求经济补偿金,明显是违反了诚信原则,不应当得到支持。从另一个方面讲,单位在李某作出声明后不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已将单位承担保险费部分发放给李某。对于单位不缴纳社会保险费的问题,李某亦有一定的责任。在此情况下,如果再由用人单位承担未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全部不利后果,亦不符合公平原则。综上所述,缴纳社会保险是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的法定义务,双方均没有选择不缴纳社会保险的权利。但李某在入职时有选择签订或不签订该声明的权利,而李某在入职时选择签订自愿放弃缴纳社医保的声明。应当认为李某在已选择放弃缴纳社保的情况下,再以被申请人未缴纳社保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主张经济补偿金,有悖法律诚实信用原则,同时不符合法律关于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相关情形规定的立法宗旨,因此本案中李某以单位未缴纳社会保险费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并主张经济补偿金不能得到支持。
笔者支持第二种观点。本案最终裁决驳回李某主张经济补偿金的诉请。
三、延伸思考:
从本案中折射出一个社会现象,包括在法律实务过程中,也经常遇到用人单位希望通过一种方式可以减少用工成本。不少用人单位不给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一些企业为了避免用工风险,给劳动者购买人身意外险或雇主责任险等商业险;也有一些劳动者,由于无法长期固定在某地上班,为了减少社保扣款,多得工资或免去转移社保关系的麻烦,就像本案所述一样劳动者自愿放弃缴纳社会保险;也有存在双方协商不要求用人单位缴纳社会保险,用人单位将单位应承担缴纳社医保费用部分发放给劳动者,并将相关内容写入劳动合同中。之后劳动者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为由主张经济补偿金。结合本案,在劳动仲裁实务中如何适用“《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值得探讨。
第一、正确理解把握“未缴纳社会保险”在法律实践中的含义。《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将“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作为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关系的正当理由,其应该是基于用人单位恶意地不履行此项义务,不仅不利于劳动者的权益保障,也对国家的社保基金形成不利影响。 但对于实践中一些非恶意的“未缴纳社保”,不应该是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并要求经济补偿的的理由。例如:(1)“缴费基数少缴”,用人单位因工资额度统计错误所造成的缴费基数降低;(2)“缴费月份漏缴”,用人单位因经办操作错误所造成的月份遗漏;(3)“缴费基金欠缴”,用人单位因资金周转造成的申报后欠缴资金等情况。在这些情况下,用人单位愿意在发现后进行补救的,一般不能作为《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所指的“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本案中用人单位应劳动者要求,发现金给员工,明显不属于用人单位故意不缴纳社保的情形。因为单位没有任何故意,更没有获益,其只是把应缴纳的金额发给了劳动者。这些情形都不应当适用《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所指的“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内容。即劳动者以上述这些情形为由依据“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条款的规定提出解除劳动合同,主张经济补偿金的,不应该得到支持。
第二,劳动者表明自愿放弃缴纳社保后,又要求用人单位为其缴纳社保的,且给用人单位办理缴纳社会保险的合理期限,用人单位人没有为其办理,劳动者以《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的“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合同主张经济补偿金,应当得到支持。当然该“合理期限”可以理解为一个月。
第三,全国各地对仲裁实践中对《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的“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具体使用的规定不统一。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印发《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指导意见》第十六条规定:“因劳动者自身不愿缴纳等不可归责于用人单位的原因,导致用人单位未为其缴纳或未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或者未参加某项社会保险险种,劳动者请求解除劳动合同并主张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的,不予支持。”这种对未缴纳社保的原因进行区分的做法对于用人单位来说相对公平,也阻止了部分劳动者恶意使用未缴纳社保离职获利。但这种情况下企业须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未缴纳社保是不可归责于自己的原因导致,否则依然可能面临支付经济补偿金的风险。依据上海高院《关于适用<</span>劳动合同法>若干问题意见》(2009年3月3日沪高法[2009]73号)第9条的规定,如果用人单位未缴纳社保是出于主观恶意而未缴纳的,可以作为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的理由,但确因客观原因引起的计算标准不清楚、有争议,导致用人单位未能缴纳社保的,不能作为解除合同的依据。既然不能作为解除合同的依据就更不能以此为由主张经济补偿金。上海的这一做法也属于区分未缴纳社保原因来判断是否可以作为解除依据并获得经济补偿的类型。

综上所述,因对存在“未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原因、类型不一样,同时法律法规对此没有统一规定,导致劳动者以此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合同主张经济补偿金能否得到支持,在司法实践中结果也不同,这就对仲裁员的职业素养和专业素质提出更高的要求。


靖江市中小企业法律服务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3060653号-2